评论:居民加杠杆无助解决楼市泡沫

新京报 2016-09-05 17:10:49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楼市新政将重演曾经房价快速上涨的覆辙,居民加杠杆无法真正解决楼市的问题。 对许多人来说,中国楼市是一个最离奇的市场,离奇得让人难以找到一个能有效解释其行踪的分析框架。当你使出洪荒之力想搞明白楼市为何上涨时,楼市新政已不期而至,如同没踏准音乐的节拍一样。 近日厦门、武汉和沈阳都相继推出了楼市新政。有的

楼市新政将重演曾经房价快速上涨的覆辙,居民加杠杆无法真正解决楼市的问题。

对许多人来说,中国楼市是一个最离奇的市场,离奇得让人难以找到一个能有效解释其行踪的分析框架。当你使出洪荒之力想搞明白楼市为何上涨时,楼市新政已不期而至,如同没踏准音乐的节拍一样。

近日厦门、武汉和沈阳都相继推出了楼市新政。有的试图通过楼市新政给楼市降温,如厦门和武汉;而有的则想方设法通过楼市新政搭乘这一轮楼市热浪,如沈阳;还有的城市,楼市新政尚待字闺中,却让人们有如惊弓之鸟,在民政局掀起离婚潮,如上海。

回顾2004年始的一轮轮楼市新政,新政每到之时,都是房价上涨脱缰之时。每每楼市新政的出台,无一例外地向人群吹起进军楼市的冲锋号。这次大致也不会例外。

其实,每次楼市新政,都是在宴会高潮时,行政部门试图将酒杯撤掉,让市场的热度降下来。然而,每次新政都试图在已沸腾的市场中,通过需求端管理竖起一堵墙,只给人群留下一个狭小通道,让沸腾的人群过独木桥,这是楼市调控变成助涨剂的主因之一。

楼市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,已是市场共识,相信行政部门看得更加清楚,但楼市的供给侧改革,基本处于启而不动的状态,如打破地方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,清除与房产直接挂钩的一系列社会公共服务制度等。

从现有逻辑看,这轮楼市亢奋与去年股市过山车有一个相似之处,就是政策鼓励居民部门加杠杆,通过居民部门的加杠杆,实现政府和企业部门的去杠杆。鉴于楼市是地方政府通过主导一级土地市场可以左右的市场,鼓励居民加杠杆,就意味着地方政府去杠杆。

当然,货币政策财政化(或者财政赤字货币化),是楼市牛市行情的启动剂,7月份90%以上的新增信贷给了房贷,各地地王如雨后春笋般的纷至沓来,让人颇感新发货币几乎集中到楼市,楼市不疯才是咄咄怪事。

部分人认为,如此多的新发货币定点灌溉楼市,房价要降下来就难了。这看似有道理,实际却经不起推敲。其实,货币本质上是一个债权债务关系的凭证。

财 政赤字货币化,最终会引发两大风险:一是人民币持续贬值风险,二是资产泡沫破裂风险。因为货币流入经济体系内的不同部门,在时序上呈现出显著不均衡性,先 期流入的部门会享受泡沫收益,后流入的部门将承受泡沫损失,但享受泡沫收益的部门,并非一劳永逸,因为新发货币不可能总是率先进入楼市,新发货币的流入规 模不一定能支撑泡沫,一旦新发货币流入量跟不上高企房价,流向发生改变,楼市就将走上悬崖。

从这个角度上,要么维系资产价格泡沫,被投机者掏空外储,被动人民币大幅贬值,要么被动接受资产价格泡沫回归。一个可以解释的框架是,居民在楼市的加杠杆,使地方政府的负债降到一个可以接受的安全边际,让楼市泡沫理性回归就可能会在政治上达成共识。

鼓励居民加杠杆,承接企业和政府的杠杆,居民部门承接泡沫化的杠杆,或将使整个市场逐渐丧失活力。当前应真正推动楼市去库存和去杠杆,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创造条件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